鱼与世相

魔鬼当道佛跳墙

命运向左,灵魂往右

1

《风儿告诉我》


哪怕站在炮火动荡的大地

也绝不哭这血色浪漫的青春

投身这摇摇晃晃

我寻找我斗志昂扬的战友

对于你,我多难过啊

我几番经过几番回望的故乡

收下这些信吧

曾用名白桦树下的我的姑娘

哪一个别离的战场

你问我时光那头儿是什么地方

心上人啊我多想再吻你一次

你听这钢铁和流年的声响

有一晚靠在沟壕我睡着了

漫天星芒下紧握着枪

风儿跑来告诉我

它捎来了你美丽的模样

风儿走时哭着告诉我

它只捎来了你美丽的模样

1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蒙于繁尘,终有一日你会亲眼目睹你对外界的本能过滤以及自我清澈的限度。原来我们和世界不过是局部有关系,你所理解的我,正是我需要或仅仅可以让你所理解成的一个我,它是规则的一种疏通归纳方式,但又不存在绝对必要性。今天天气很好,你穿了件白衬衫,我就认为世上所有的白衬衫都最搭配太阳光,但明天有七级大风加雷阵雨,你还是穿了件白衬衫,我就不可能再认为作为当时的你哪里多美好,至少没昨天美好。当想象不能够与真实完全重叠,那想象就不具有意义。而能发生完全重叠的机率,即便有,也微乎其微。故此便有了你不懂我,我不怪你。你是不可能完整无缺地懂我的,你懂的只是那一刻的我,和我愿意让你懂的那个我。你不懂我,这个时候的我本...

1

🍦干杯。

《光缆之歌》



我们契合在裹着胶皮的时间里面

矫正灵魂 彼此平行

飞啊飞 流啊流

念头 苦闷 狂喜

柔弱 感怀 悲戚

身体所有器官发出的指令

所有指令统计成文的代码

全部输送到位

到位你身体所对应的器官

你喷发着一切

我接收得滴水不漏

我们的人生高度统一

偶尔也会因拉闸断电而支离破碎

当我们坐下来

摁下开关 敲打键盘

全世界只有14英寸

连接喜怒哀乐的工具

只是一根细细的光缆

光缆啊 光缆

保持敏捷带我的魂儿给她吧

这一生剪刀注定是你的天敌

光缆啊 光缆

穿越时空成为正在发生的故事

请勿因忙碌误送我委托的情话

1

等待戈多

《时光花》


在我缓缓即将摆正的这一刻

时间被上了发条开始倾斜了

慢动作旋扭它拧成一股绳

咬合着接头我攥出一身汗

眩晕开成一朵朵花

剥落甩出去我贴身多年的甲

我眼里有风

但肉身长满叶

那么我就是轻盈的

我心上有土

但眼里吹着风

那么我迟早还是干净的

3

《我杀了它们》



它开口说话了

在我完成它的最后一笔顺

它还是开口说话了

它说:

“似乎谁都有权利让我们委身于纸?”

“我们又拿什么承载这么多的寄托?”

“情感在墨水中出来躺下去会醒吗?”

“'苦'也来自于写'欢'的那一支笔吗?”

“让它俩靠近挨着只会让双方更孤独”

“瘦小的筋骨搭建你们庞大笨重的爱”

“冷不防还要遭受被水浸泡的湿热感”

“说不定下一刻就受纸的牵连而粉碎”

“. . . . . .”

对不起

我最终还是亲手让它们死去。

4 5

愿爱无忧

在这坚硬而明亮的金属季,你失去的多吗?像落叶一样吗?你站成一棵树了吗?与风谈过了吗?夜下孤独好多了吧?慢慢吃透些味同嚼蜡的了吗?路还很长这都是练习你也清楚吗?这儿的雨雾还习惯吧?还有纳凉人的离去呢?要明白,粘不住身的东西叫作收揽,与溷浊为敌才是你的本分。而于天地间呼唤,就是你的自由。

1
 
1 / 2

© 鱼与世相 | Powered by LOFTER